智慧城市

一个荷兰南方小城 为何被称“地球上最聪明城市”?

字号+ 作者:杨玛利、林让均 来源:远见 2016-10-15 08:15

全球财经权威杂志《福布斯》甚至评比恩荷芬为“全球最创新城市”“地球上最聪明的城市”,因为恩荷芬的人均专利密度居全球之冠,每一万人就拥有22.6个专利,遥遥领先第二名、圣地亚哥的每万人8.9个专利


来源:https://commons.wikimedia.org/wiki/File:De_Bijenkorf_Eindhoven.JPG
 
提到荷兰,你会想到哪个城市?许多人闪过脑海的第一印象,是第一大城“阿姆斯特丹”,或欧洲最大海港“鹿特丹”。
 
恩荷芬(Eindhoven)呢?你可能没听过。
 

百年灯泡企业 飞利浦的故乡
 
但是,你一定知道有一家来自荷兰的知名公司飞利浦。以制造灯泡起家的飞利浦,发源地就在恩荷芬。
 
125年前,飞利浦创办人两兄弟,在距离阿姆斯特丹约两小时车程的恩荷芬,开设第一家小灯泡工厂,自此点亮了恩荷芬的制造业。
 
日子安安静静过了将近100年,飞利浦逐渐扩张,在恩荷芬到处都有厂房。
 
全球化的冲击从1980年代开始,到了1990年代,恩荷芬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危机,一度告别了飞利浦带来的百年荣景。当时,飞利浦将工厂陆续转移到南非、中国等地,恩荷芬经济顿时走下坡。
 
今年9月初刚从八年恩荷芬市长职位卸任的范海苏(Rob van Gijzel)回忆,当时依靠飞利浦的11.5万个工作,在两年内流失超过3万个,等于1∕3的人失业。
 
在当地出生长大的范海苏,跟绝大多数当地人一样,都是飞利浦的员工家属。他的父亲是记者,妈妈在飞利浦工作,祖父辈也是因为飞利浦带来当地繁荣,而搬到恩荷芬,开创新人生。
 
他回忆,但是到了1990年代,“我们不知该怎么办,只能从大众集资着手!”他说,当时政府成立一个独立委员会,并向每位市民募集10元荷盾,募集的资金由委员会统筹。只要能针对“如何改善恩荷芬经济发展?”交出提案,由委员会通过,就拨款补助。
 
范海苏的哥哥,当年就提出金属制造厂的产学合作方案,获得资金。
 

蜕变关键1〉三螺旋架构
 
官产学合作 分摊风险、利润共享

 
也就在此时,恩荷芬区域发展出“Triple Helix(三螺旋)”这个集结企业、政府与学术单位等三方力量的合作模式。让恩荷芬在两年后快速复苏,也奠定了日后跃身科技大城的基础。
 
这个荷兰南方城市,近年更蜚声国际,在2011年被ICF(国际城市论坛)推选为“全球最智慧城市”(World's Most Intelligent Community)。
 
全球财经权威杂志《福布斯》(Forbes)甚至评比恩荷芬为“全球最创新城市”“地球上最聪明的城市”,因为恩荷芬的人均专利密度居全球之冠,每一万人就拥有22.6个专利,遥遥领先第二名、圣地亚哥的每万人8.9个专利。
 
换言之,不到30年,恩荷芬已从一个看不到明天的传统灯泡小镇,变成世界创新与科技重镇。
 
前市长范海苏因此在2013被总部位于纽约的ICF推举为主席。2014年他应邀到中国,向100个大城市的市长们,畅谈恩荷芬从工业城转型为创新城的经验。
 
各界排队献上一顶顶的桂冠,怎么做到的?

 
恩荷芬市政府与当地建筑商合作,整建飞利浦旧厂区的历史建筑,活化为创新育成中心,也就是知名的“Strijp-S文创园区”。
 

“智慧港” 撑起荷兰第三根经济支柱
 
恩荷芬,是继“空港”阿姆斯特丹、“海港”鹿特丹后,荷兰的第三大港,也是撑起荷兰的第三根经济支柱──“智慧港”。
 
现在谈到恩荷芬,定义已扩展到一整个区域,由周围21个城镇组成,人口约75万的“恩荷芬智慧港区”(Brainport Eindhoven Region)。
 
而狭义的恩荷芬市,就位于中央地带,也是智慧港区的最大城市与主体。
 
尽管2005年后才被官方指定为”智慧港”、是三大港中最晚成形者,但恩荷芬已是全荷兰发展最快区域。2015年,成长率为3%,比荷兰整体平均2%,还高出一半。
 
会走向科技创新城,跟飞利浦脱离不了关系。
 
市政府导览人员带领记者参观飞利浦留下的工厂区,电梯中还流转着古代灯泡工厂的老照片。导览人员说,据传爱因斯坦曾受邀到这里演讲,他对飞利浦员工说:”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。只有想象力,才能形塑未来。”这个历史一刻,启发飞利浦成立研发中心。
 
去年专利数高达2400个的飞利浦,向来稳坐荷兰的欧洲专利数之冠。至今,恩荷芬人还能细数飞利浦历年的经典发明,包括收音机、广播机、X光管(X-ray tube)、卡带、电视电话、蓝光技术等。
 
“连CD光盘片都是飞利浦发明的!”拥有荷兰人典型瘦高体格的范海苏,骄傲表示CD光盘中间一个洞,大小就是以10分钱荷盾来设计的,那是飞利浦的颠峰时刻。
 

蜕变关键2〉开放式创新
 
分享知识 把竞争对手变伙伴

 
20世纪晚期,飞利浦又在恩荷芬郊区,圈了一块好大的空旷土地,面积一平方公里大,用高高篱笆栅栏堵起来,作为创新研发专区,不让外人随便进出。
 
“到处都是栏杆,进出层层管制,超级神秘,”当地人只要谈到这地方,都会异口同声地这样说。
 
直到本世纪初期,恩荷芬开始实验由加州大学教授阙思博(Henry Chesbrough)所提出的”开放式创新”理论。
 
以前飞利浦为了产出灯泡等商品,例如机器制造、能源与研发,全都是自己来,但是产品周期一再缩短、科技更迭快速,“自己来”的成本与风险加剧。
 
因此,最好的方式就是集结官产学三方力量,并跨界连结各种资源与利益团体一起加入,既能分摊风险,也可共享成果。
 
这种协力互助与知识共享的合作方法,在当地实施有年,成为备受外界推崇的“智慧港模式”。
 
于是,飞利浦再度创新。21世纪初期,将市区旧厂房以1元荷盾,卖给市政府,由市政府负责清理留下来的污染,并重新开发。
 
2003年,又开放了戒备森严的研发专区,把篱笆栅栏拿掉,甚至整区卖给开发公司,成为“恩荷芬高科技园区”。
 
研发心脏 平均一天生产四个专利
 
来到这高科技园区,第一眼会被它的美景吸引。
 
独栋的办公大楼错落在园区之中,每一栋都被大片绿意环抱,餐饮专区还有一个生机盎然的优美湖泊。
 
伴着夏末的凉风,走近一看,彩蝶翩舞、水鸭嬉戏,远处有一只大白鹅划水觅食,一路拨开满池淡紫荷花,溅起水花片片。憨趣的模样,逗乐了岸上啜赏咖啡的游人。
 
别搞错了,这里可不是仙境,也非观光景点,而是“欧洲最智慧的一平方公里”。
 
这个恩荷芬的研发心脏,十多年来,已有超过140家企业与机构、聚集来自85个国家、大约一万名研发人员,包办全荷兰四成的专利产出,平均一天生产四个专利。
 
目前,园区中的产业聚焦在高科技、能源与食品安全等类别,可在国际上排得上名号的科技大厂就有NXP、Intel、飞利浦与Canon等。
 
“与恩智浦合作会让一切变得更容易!”半导体企业恩智浦董事葛瑞斯(Maurice Geraets)表示,在车用智能芯片的市场占有率为全球第一的恩智浦,一向与伙伴偕同开发,且总部位于恩荷芬高科技园区,坐拥完整生态圈,便于串接各种资源,“这绝对是竞争对手比不上的!”
 
原本是飞利浦的研究单位,2006年独立出来的恩智浦,每年制造超过800亿个芯片、一万种产品,目前有三大事业体,包括占总营收四成以上的车用通讯应用、安全系统与移动支付芯片。
 
受访当周刚买进一台可自动驾驶的特斯拉(Tesla)新车,葛瑞斯得意表示恩智浦是全球车联网发展的重要推手,包括Google、Tesla的无人车,用的都是恩智浦的智能芯片。
 
恩荷芬市政府与当地营建商合作,整建飞利浦旧厂区的历史建筑,活化为创新育成中心,也就是知名的“Strijp-S文创园区”,以智能化科技产品为主。
 
恩智浦能够掌握车联网、物联网等科技大潮,背后有整个产业生态圈作靠山。例如同处恩荷芬高科技园区的顶尖研究机构TNO、Holst Centre,都是NXP的亲密战友。
 
“防水的OLED发光显示面板可说是我们研发出来的!”Holst Centre执行官范摩(Ton van Mol)拿起一块薄如胶片、OLED(有机发光二极管)的发光面板,指出这技术除了照明之外,尚可运用在诸如手机、电视等终端设备的面板上,甚至可用于穿戴设备。
 
此外,一条长型如拉链的感测组件,即将被织进成人尿布中,用之感测湿度,对应未来银发社会的长照需求。
 
还有一些感测装置,不但可伸缩而且可洗涤,摸起来就像是一块沙龙巴斯贴布。这都是Holst Centre打造智能穿戴设备的秘密武器。
 
范摩说,2005年成立后,Holst Centre的专长聚焦在柔性无线系统与可挠式电子设备,相关业务涵盖上游的科技研发,乃至于终端应用。
 
目前Holst Centre的全球伙伴超过50个,许多客户进驻Holst研发基地一起合作。业务专员卡登(Helen Kardan)估计,Holst Centre里常驻有20~30位来自全球客户端的研发人员。
 
近年在科技圈掀起热潮的太阳能薄膜科技,也是开放式创新的成果。
 
范海苏指出,当初这技术由Holst Centre主导开发,邀集各种企业加入,例如飞利浦想要用来做健康照护的计算机图像处理、三星要用来做电视屏幕、奥迪想做汽车挡风片,以此感测并搜集信息。过程中,大家分享资源,包括共享无尘室、设备与智能财产,终于技术能成熟应用。
 

城市化身实验室 解决生活难题
 
协力创新的生态圈,不只存在于科技园区中,而是随处可见的产业模式。
 
事实上,恩荷芬正联合官产学的三方之力,开放整座城市作为实验场。
 
其中,大约有10个主要的生活实验室,务实地解决各种城市转型或生活中会遇到的难题。
 
Strijp-S就是其中一个。这个复合式建筑群兴建于1916年的飞利浦厂房,当时有制造灯泡的玻璃厂、纸板厂、瓦斯厂与物理实验室。
 
站上高处远眺,仍然能想象这块占地将近30万平方米的旧工业区,早年曾经挤进万名工人,日以继夜生产灯泡,一箱箱运往欧洲、乃至世界各地的荣景。
 
Strijp-S所在地的厂房仓库,却也受到严重污染,在产线外移后,沉寂良久。飞利浦退出后,由恩荷芬市政府等四个单位共同持有、开发。
 
所谓Strijp,是neighborhood(邻里)的意思,当年市府规划按照字母顺序逐一开发。
 
如今园区墙面上随处可见的潮流涂鸦,诉说着10年前率先开发的Strijp-S,已蜕变为文创新兴聚落,且是荷兰一年一度“荷兰设计周”(DDW)的核心展场。
 
登上Strijp-S的其中一栋建筑,进入门板双开设计的旧式货梯中,会发现面对的墙面竟是一卷底片,中间穿插着飞利浦时代的老照片。随着电梯起降,无须言语,访客如同看老电影般,已能领会当年风华。
 
然而入内参观,却是摩登中带着工业风的挑高办公区。
 
“这里24小时开放,好几个新创团队在此共享空间,也一起合作!”带领导览的新锐建筑师葛林顿(Tim van der Grinten),自己也创办了一个20人团队的虚拟现实(VR)体验公司Enversed。
 
 
科技大学 人才摇篮与研究智库
 
在“恩荷芬智慧港区”,所有官产学的合作项目中,少不了“恩荷芬科技大学”(Eindhove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)的角色。这所荷兰排名数一数二的科技大学,是智慧港的研究智库与人才摇篮。
 
校园内,停在机械工程系馆旁边的一辆双人座小车,显得特别亮眼。
 
“这台是雷诺的电动车Twizy,我们拿它作为研发平台,再两个月,就能开上路试车了!”研究生汤姆带记者到车库另一头,对着另一台车盖已被拆卸下来的Twizy解说。
 
汤姆所指的计划,就是i-CAVE(integrated Cooperative Automated Vehicles),由恩荷芬科技大学等五个大学,与NXP、DAF、Ford、TNO等20家企业或机构共同参与的五年计划,总预算约650万欧元。项目主持人是恩荷芬科技大学机械工程系教授尼梅杰(Henk Nijmeijer)。
 
就在i-CAVE实验室旁边,竟然传来足球长传入门的欢呼声。原来今年赢得“RoboCup”(机器人足球杯)世界冠军的队伍Tech United Eindhoven,其足球场就在系馆另一头。
 
 
“透过程序设定,人类只要站在场边,机器人就会自动在足球场上厮杀!”示范足球机器人如何PK的研究生Wouter Kuypers(库柏斯)骄傲指出,Tech United Eindhoven已经赢得三次世界冠军。
 
1993年创立的RoboCup是一年一度、全球最具规模的机器人足球比赛,目标是”机器人在2050年打败真人足球员,赢得世界冠军”的RoboCup,比赛规则每年都在变,以考验参赛队伍。然而不变的是,赛后各队都要开放原始码。
 
“如果不是开放原始码,可能每年的冠军都是我们,但开放才是对的!”库柏斯说,尽管开放原始码,等于一年来秘密研发的成果必须与各队共享,但是也加速了机器人足球的研发脚步。
 
这个大男孩所说的,也正是”智慧港模式”背后的精神。
 
恩荷芬靠着协力与共享知识,晋升为全球最智慧城市。然而,这样还不够,随处是实验场的它,仍在探索“开放式创新”的任何可能。








相关文章
  • 翡翠水库智能管理!利用 LoRa 技术打造 智能安全监控网

    翡翠水库智能管理!利用 LoRa 技术打造 智能安全监控网

    2018-09-01 10:13

  • 智慧城市牢不可破?IBM揭露智慧城市系统的17个安全漏洞

    智慧城市牢不可破?IBM揭露智慧城市系统的17个安全漏洞

    2018-08-11 11:36

  • 连网垃圾车在街道上收集的不仅仅只有垃圾

    连网垃圾车在街道上收集的不仅仅只有垃圾

    2018-08-07 11:05

  • IDC:2022年智慧城市相关投资将达1,580亿美元

    IDC:2022年智慧城市相关投资将达1,580亿美元

    2018-08-06 12: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