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全

物联网装置不设防 助纣为虐做帮凶

字号+ 作者:David Holmes 来源:netadmin 2018-07-13 11:33

F5 Networks发表了“猎杀IoT”(The Hunt for IoT)系列报告第四集,该研究分析了全球IoT装置在2017年7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所遭受的Telnet攻击。该证据显示殭尸物联网的成长与进化势必将带来混乱与混乱。


图片来源:
https://www.pexels.com/photo/photo-of-guy-fawkes-mask-with-red-flower-on-top-on-hand-38275/
 
 
F5 Networks发表了“猎杀IoT”(The Hunt for IoT)系列报告第四集,该研究分析了全球IoT装置在2017年7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所遭受的Telnet攻击。该证据显示殭尸物联网的成长与进化势必将带来混乱与混乱。
 
根据创新扩散理论(Diffusion of Innovation),目前尚未跨越鸿沟到达物联网(IoT)主流市场采纳(目前的部署数量为84亿,预测2020年将达200~300亿,2035年达到1兆)。被骇的IoT装置试图跨越鸿沟到未来,未来应该是光明且自动化的,但如果不处理好威胁问题的话,未来愿景将无法实现。
 
F5 Labs与其数据合作伙伴Loryka一起追踪了两年的“猎杀IoT”。主要围绕23端口Telnet暴力攻击,因为它们是破坏物联网设备最简单、最常见危及物联网设备的安全的方式。从技术的角度来看,他们只需要在攻击计划中采取更多步骤,并且针对非标准端口和协议、特定制造商、设备类型或型号,就可以全面发动攻击。例如,至少有4,600万个家庭路由器容易受到攻击。
 
我们已经目睹了攻击者正在演变他们的手段和目标市场,以便像合法企业和金融市场那样透过妥协的物联网设备来赚钱。
 
该研究也发现,有新的威胁网络和IP地址不断地加入物联网狩猎行列,成为新威胁参与者,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,已经演变为一致共存的顶级威胁参与者。它们可能使用受欢迎的网络如托管服务提供商,或电信网络中的住宅物联网设备,利用家庭路由器、无线IP摄影机和DV R透过Telnet进行攻击,并发起DDoS攻击。
 
殭尸物联网的威胁持续存在
 
经过两年的数据分析后,仍然看到同样的威胁IP、网络和国家在发动攻击。这代表若不是恶意流量未被处理,否则就是遭感染的IoT装置没有接受净化,要不然不会一再地看到相同的威胁者。这些攻击建立了强大的殭尸物联网,具备发动全球毁灭性攻击的能力,而安全产业也越来越频繁的发现它们,如图1所示。
 
 
 
▲ 图1 由物联网攻击机器人(Thingbot)发起的前十五大攻击。
 
 
因此,在本期报告首度揭露这些攻击IP。非仅殭尸物联网被发现的频率增加,单是2018年1月就有四个新殭尸物联网,而且攻击者的攻击方法持续进化,除了Telnet之外,还瞄准一些协议,为的是确保能够尽可能猎杀最多脆弱的IoT装置,如图2所示。
 


▲图2 透过Telnet实施的网络攻击。
 
 
Telnet攻击构筑大规模殭尸物联网
 
尽管IoT攻击已扩充至Telnet以外的协议,不过Telnet暴力攻击仍然是最普遍使用的手法,数量从2016到2017成长249%。
 
2017年7~12月期间的攻击数量低于前六个月期,然而攻击层级则和Mirai相当,而且比用来构筑Mirai的数量还多,如图3所示。这个攻击数量足以构筑许多相当大规模的殭尸物联网,因此纵使数量减少,但并不表示攻击者兴趣减低或者威胁降低,而是因为过去已有如此众多Telnet攻击,因此攻击者达到一个饱和点。Telnet唾手可得的果实很容易被捡走。
 

▲图3 2016年1月至2017年12月每季Telnet攻击统计。
 
若以过去两年的Telnet攻击活动和Telnet殭尸物联网被发现的时候做比较,就可以从数据看出安全研究人员总是比攻击者落后数个月(若非数年的话)。已报导的Telnet攻击,至少已建构九个相当大的殭尸物联网,而且还有空间可建构更多殭尸物联网,只是目前尚未发现(图4)。
 


▲图4 来自Thingbot的Telnet攻击统计。
 
Mirai殭尸物联网正在增长
 
已知的殭尸物联网例如Mirai和Persirai(透过Telnet攻击)尽管大家普遍知道它们的存在和威胁,但仍继续成长。从2017年6月到12月,Mirai在拉丁美洲显著成长,而在美国、加拿大、欧洲、中东、非洲、亚洲和澳洲也都呈现中度成长,如图5所示。
 


▲图5 2017年12月全球Mirai殭尸物联网分布图。
 
依照地区区分攻击来源和目标
 
中国、美国和俄罗斯是三大攻击国。在这段期间,44%攻击源自中国,另外44%源自十大攻击国的第2到第10排名国家,每一个国家占总数量的10%以下。其余22%源自一些流量少于1%的数个国家,如图6所示。
 
 
▲图6 前十名攻击来源国家。
 
没有特别突出的IoT攻击目标国,因为脆弱的IoT装置无差别地部署在全球。没有任何国家拥有一个未遭受攻击的安全IoT部署。在报告的六个月期间,最常遭受攻击的国家为美国、新加坡、西班牙和匈牙利,如图7所示。
 

▲图7 前十名最常遭受攻击的国家。
 
 
依产业区分攻击
 
在这段期间,前五十大攻击自治系统编号(ASN)有80%属于电信或ISP公司,那正是IoT装置驻留的地方(相较于主机代管公司的服务器)。若要让IoT发动攻击,就必须骇入这些装置。
 
威胁的下一步?
 
物联网装置由于安全性很差而且实行全球规模的广泛部署,因此必须将它们视为一种迫切的威胁。十年来,它们不但已被骇并且继续被当成攻击的武器,而我们甚至还没有迈入IoT的大量消费者采纳阶段。如果不开始着手处理这个问题,可以确定的是,未来将会很混乱。
 
IoT安全性必须靠个人、政府和制造商共同维护,包括全球网民应该做的事、企业和政府(他们都建置IoT并遭受IoT攻击)应该做的事、以及IoT制造商应该结合到产品开发生命周期的措施,详如表1。
 
将威胁映像到活动主题
 
殭尸物联网是利用被骇的IoT装置建构而成,它和传统殭尸网络不同的地方在于修复能力。物联网装置典型上都属于非管理型的装置。一个遭入侵的IoT装置被其所有者发现并予以修复的机会相当低,这正是为什么过了二年还会看到相同的攻击装置。恶名昭彰的Mirai也因为如此,不但没有被毁灭,反而继续成长。
 
殭尸物联网可以发动一如传统殭尸网络所能的任何攻击,而且因为它们的规模而更具危害性。这些陈述和殭尸物联网数据,可使用于任何讨论殭尸网络流量与攻击的主题活动。
 


表1 IoT安全性须由所有人共同维护
 
在报告中,整理出已知的殭尸物联网与它们发动的攻击,以及可以运用殭尸物联网的十五种不同攻击类型(可供使用于意见领袖及未来讨论)。因此,猎杀IoT报告系列可用于支持现在所有的安全活动,例如:
 
‧DDoS:殭尸物联网可以发动每秒Terabit等级的全球毁灭性DDoS攻击,但也经常被用于较小规模的DDoS for Hire攻击。
 
‧WAF:殭尸物联网发动Web应用入侵行动,骇入应用程序并且进行加密货币挖矿(Mine Cryptocurrency)、收集数据、利用应用程序作为垃圾邮件转送或点击农场(Click Farm)等。
 
‧SSL-O:殭尸物联网侵入网络和应用程序,并利用加密以掩饰它们的恶意流量,需要解密才能分辨攻击。
 
‧访问控制/联合身分识别:殭尸物联网利用收集自IoT装置和其他入侵方式取得的帐密,对应用程序发动帐密填充攻击。
 
‧Web诈欺:殭尸物联网携载银行木马病毒。
 
<本文作者:David Holmes,现为F5 Labs威胁情报实验室首席安全研究分析师。>



















相关文章
  • 报告显示物联网攻击持续改变超四成来自中国

    报告显示物联网攻击持续改变超四成来自中国

    2018-03-22 14:23

  • 物联网能否幸免于停机?

    物联网能否幸免于停机?

    2017-11-29 09:10

  • 打造物联网安全网    这五点不能漏

    打造物联网安全网 这五点不能漏

    2017-07-25 08:43

  • 万物联网 二部曲--绝处逢生

    万物联网 二部曲--绝处逢生

    2017-06-24 10: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