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施

通用大裁员1.2万人 “125岁的新创公司”问题出在哪?

字号+ 作者:黄亦筠 陈良榕 来源:cw 2017-12-22 09:57

百年老牌通用,近年大力拥抱科技、创新,甚至被称为“125岁的新创公司”.这个媒体争相报导的数字转型典范,竟然在交棒3个月后就进入紧急状态。 刚下台的明星执行官伊梅特究竟犯了哪些错?传统制造业要靠物联网科技转型,会不会终究只是美梦一场?

 
 
百年老牌通用(GE),近年大力拥抱科技、创新,甚至被称为“125岁的新创公司”。 这个媒体争相报导的数字转型典范,竟然在交棒3个月后就进入紧急状态。 刚下台的明星执行官伊梅特究竟犯了哪些错? 传统制造业要靠物联网科技转型,会不会终究只是美梦一场?
 
 
今年9月,《哈佛管理评论》刊出长文 :“我如何再造通用!”文章一旁的特大张作者照片,是通用(GE)刚卸任的执行官伊梅特(Jeffrey Immelt)。
 
伊梅特以第一人称方式自叙,他如何在16年间,走过衰退与经济泡沫,对通用进行一场彻底的改造,重新定位为一家“能定义物联网未来的数字工业公司”。
 
“通用已经做好在未来胜出的准备!”他强调。
 

通用前任执行官伊梅特。
(图片来源:flickr@Gage Skidmore CC BY 2.0)
 
3个月后,原本应当是准备要欢度耶诞的时刻。 通用的发电部门计划裁员1.2万人,占全公司30万员工的4%。 这波年终大裁员被视为8月上任的新任执行官佛兰纳瑞(John Flannery),大刀改革与35亿美金成本樽节的一环。
 
过去1年间(截至美国时间12月18日),通用股价大跌44%,市值蒸发了约1千亿美元,几乎快等于一家IBM的市值。 就连股神巴菲特,也放弃了自金融海啸以来就一直相挺的通用股票,根据美国证交所的文件,今年两季就抛售1060万股,套现3亿美元,并转买科技股。
 

通用,和他著名的前任执行官威尔许(Jack Welch)创造的“六个标准差”,一直在全球制造业有着神话般的地位。 但在过去一年,当美国经济往上走,科技股大喷发的荣景中,象征美国工业实力的通用却表现低于道琼指数的大盘平均。 甚至连道琼工业指数中,“工业之王”(King of Industrials)的位置,10年来第一次被波音抢走。

 
华尔街认为,通用如今沦为道琼表现最差的股票,代表一个旧时代的结束。
 
新任执行官佛兰纳瑞直言:“无法接受”,除了大砍发电部门员工,更一刀砍了象征稳健经营的股利分红,这是自2009年金融海啸以来,通用第二次削减股利分红,也是125年来第三次削减股利分红,造成投资人恐慌,分析师质疑。
 
通用发电部门出问题已经不是秘密。 “不确定裁员的效果,是不是足以扭转发电事业,或者整个通用(的未来),”CFRA分析师柯里多(Jim Corridore)在报告中写道。
 
问题1:发电本业竞争力下滑
 
从2016年底,通用股价就一路下滑,在投资人的压力与不满,是伊梅特在今年8月交棒给佛兰纳瑞、提早下台的原因。
 
“2018年对通用是『重启』(reset)之年,”佛兰纳瑞在随后的媒体采访中说。
 
“从我们最近的表现来看,很明确地,我们需要做一些紧急的大改革,”他指出。

 

 
在新执行官的全面改革下,通用7日宣布旗下电力部门计划全球裁员1.2万人。
(图片来源:通用官网)
 
佛兰纳瑞开始进行大规模重组。 《经济学人》分析,其重组策略有三大元素: “削减成本”、“强化企业文化”、“回归本业” 。
 
他聚焦医疗、航空及发电能源三大业务。 这三大业务占通用营收约58%。
 

 砍掉非本业的广播事业、家电事业并裁减金融部门,轨道交通业务和油气业务则被划归在出售或分拆的清单中。 预计到2018年底前,削减成本约30亿美元。 12月这波发电部门大裁员,就是成本精简的一环。

 
因为该部门竞争力,已经岌岌可危。
 
美国电机企业领域的王牌分析师,摩根大通的图沙(Stephen Tusa)是最早开第一枪,在去年6月将通用调降评到「低于大盘」评等的分析师。
 
他在《霸荣周刊》专访时指出,三菱重工即将推出一个比通用效率还高,而且订价很具竞争力的燃气涡轮机。 因此,在燃油与天然气发电领域,“通用己经不是领导者,三菱将在技术上超越他们。”
 
问题2:前任明星留下的烂摊子
 
其次,是威尔许时代的成功模式“通用融资”(GE Capital),变成营运的问题核心。
 
威尔许的年代,是通用最辉煌的年代,他大举并购,任内进行约600件并购案,包括买下RCA而获得旗下的NBC电视台。 威尔许时代的大里程碑,就是闻名遐迩的通用融资。 这个融资公司成为通用的核心,将通用从一家制造业本位的企业便完金融控股公司,而在2000年将GE的股价带上史上的高峰。
 
通用金融这种不用盖工厂就能赚钱的金融操作模式,却在金融海啸重创通用。 美国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在2013年判定通用融资为“具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”(Systemically Important Financial Institution,简称SIFI),必须受联邦政府监管。 从此通用金融不能自由配置资产,也让这家通用的核心逐渐成为包袱。
 
也因此有外媒批评,威尔许带着“全球最佳执行官”的明星光环离开,却埋下通用日后的灾难。

 
 
通用前任执行官威尔许。
(图片来源:通用官网)
 
威尔许的继任者伊梅特开始整顿,将非本业的业务逐步砍掉,包括出售通用融资下的资产。 希望到2018年能有9成营收来自核心的工业,来自通用金融的营收降到1成。
 
虽然通用努力回归本业,但集中的结果是2014年起原物料与油价下跌,通用核心的油气事业部受创。 近年新兴发展的发电事业,因为全球性新兴能源发展,对传统燃煤燃气的涡轮发动机等产品使用量下降,营收也不理想。 寄予厚望的工业务联网新业务,则尚未产生有影响力的营收贡献。
 
而且,通用过去最为人称道的就是超群的管理,但在伊梅特时代,螺丝却开始松脱。 据了解通用的内部人士透露,伊梅特时代虽然投入许多创新,却没有订出具体获利目标。 针对这个问题,佛兰纳瑞承诺将依照资料及具体数据来拟订策略目标。 
 
此外,这名新任执行官也努力让通用更透明化。 他坦承,过去通用的复杂伤害了通用的营运。
 

 过去财务系统没有统一标准、十分混乱,这让外界难以透视通用的真实财务全貌。 譬如核心工业部门对外公布来自营运的现金流是70亿美元,但自由可运用的现金流实际上只有30亿美元。 佛兰纳瑞承诺会提高业务的现金流。

 
通用最大的企业文化改革会由上层开始。 佛兰纳瑞会重新调整高阶主管的薪酬。 同时改革董事会成员。 这群成员被批评在通用营运表现掉漆时,也不曾提出挑战与质疑。
 
问题3:转型物联网效果不​​彰
 
另外,这一波股价崩跌,也形同市场对通用近期力推的数字转型,包括巨资打造的Predix工业物联网平台,投下不信任票。 通用在跨入近年热门的物联网、AI及智能制造、自动化等科技趋势上,没有显着的成效和进展,让通用在这波科技竞赛中失去先机。
 
2014年,通用推出全球第一个工业数据搜集与分析的平台Predix。 这个平台可以监控飞机、涡轮、核磁共振的机器设备,并搜集机器高速运转下的大数据,借助分析这些数据提升营运绩效。 其实也就是一套网路平台串接起通用旗下重要的工业业务部门。 来年,通用就把集团内所有数字部门整合成GE Digital,还订出一个远大的目标,希望在2020年成为全球十大软体公司。 这个目标要靠的就是Predix平台。
 
但目前的营运状态及股价,凸显通用在物联网的美梦尚未成真,佛兰纳瑞也在上任后,下调原本设定GE Digital在2020年的营收目标,从150亿美元调到120亿美元。
 
 摩根大通分析师图沙更在《霸荣周刊》专访直言,通用“过去5年间,花了几十亿美元改造,但在获利改善却是成效甚微。”
 
也因此,通用这波集团瘦身,外界也观察是否影响近期往物联网转型的方向。
 
这是百年通用一个时代的终结,还是大整顿后的再起? 道琼写实的数字与投资者豪不留情的反应,会是新任执行官最大的难题。











相关文章
  • 如何使用洪水预警系统和工业物联网传感器监测水位

    如何使用洪水预警系统和工业物联网传感器监测水位

    2018-05-22 09:39

  • 确保连网资产计划成功的五大要素

    确保连网资产计划成功的五大要素

    2018-04-03 16:44

  • 通用(GE)用物联网再创商机

    通用(GE)用物联网再创商机

    2017-05-24 11:23

网友点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