隐私

是谁促使数字霸凌的到来?

字号+ 作者:范畴 来源:udn 2016-08-22 15:04

有两件事你不会做,第一是裸身出门,第二是过马路时不看车。而在虚拟的世界里,这两件事我们都在做。也就是说,在数字的世界里,人都是赤身裸体的,马路上横冲直撞的车都是隐形的。


图片来源:
https://pixabay.com/photo-2096998/
十年后用数字身份霸凌你的人会是谁?就是现在你主动贡献点点滴滴痕迹的跨国调制解调器。
 
有两件事你不会做,第一是裸身出门,第二是过马路时不看车。而在虚拟的世界里,这两件事我们都在做。也就是说,在数字的世界里,人都是赤身裸体的,马路上横冲直撞的车都是隐形的。
 
数字存在大过物理存在
 
即使你觉得现在还没到这地步,但你的小孩的处境一定就是如此——他的数字存在,远远大过他的实体存在,倘若他不幸丧失了他的“数字身份”和“数字财产”,虽然他在物理上还是个活着的人,但在社会上他将不再是个“人”,在世界上的地位可能还不如一只植入了数字芯片的熊。
 
抓Pokemon  空袋妖怪 的损失大过FB被黑
 
今天我们还在耽心个人隐私的信息安全问题,例如计算机、手机被入侵啦,FB、Google被黑啦,其实我们正在主动送出的隐私比起被黑的部份多得多;例如,你接下来一年抓Pokemon  空袋妖怪的行为,所送给大数据收藏家的个人信息,比起你的Gmail被黑所损失的信息严重得多。黑客,不过是想要你的钱,你也知道他只想要你的钱,因而你会保护得很好。抓Pokemon  空袋妖怪,等于是全世界的FB用户无时无刻不在打卡;你现在一天打几次卡?总不会是一万次吧?再三年,当虚拟现实VR、增强现实AR技术成熟后,大数据公司对你的行踪和性格的了解,应该会超过你的父母或配偶对你的了解。
 
你家电饭锅真的是你的?
 
十年后,不但财产的归属权是数字化的,连身份、个性都是数字化的。嘿,我们不要骗我们自己,如果今天谈的什么IoT物联网成真,你家的电饭锅可能随时被黑客启动,那只电饭锅还是你的吗?是的,你拥有那堆铁,但你真的拥有那堆铁所能发挥的功能吗?你不想过生日,但你挡不住那几百、几千封跟着你屁股跑的打折生日礼卷。除非你完全和数字世界隔断,否则你不会再有做自己的机会。反过来说,如果有一种权力能够割断你的数字身份,你就什么都不是。
 
今天我们还在耽心个人隐私的信息安全问题,其实我们正在主动送出的隐私比起被黑的部份多得多。 

数字身份就是你不能重印的名片
 
而,我们正在主动让一小撮人形塑我们的数字身份。以前,我们可以撒谎、耍赖、闭关、装傻、卖萌;以后,凡是说过的、走过的,必留下痕迹。生活的关键只落到一件事上:谁用谁的痕迹来如何对待谁。这话抽象?一点都不,将来陌生民宿的老板可以用你的痕迹来决定如何服务你,或如何敲你一笔。
 
数字身份,将变成你的名片,这是必然会发生的,而且就在20年内。抗拒这股潮流的自然人,将来即使居住在都市中,他的社会行动力和影响力将和住在玉山山顶差不多。而一个国家,在“数字身份”这件事上如果大幅落后于“先进国家”,不管它的人民如何的勤奋善良,都会被边缘化至类似今天山中的不丹国、海上的巴里岛差不多。当然,那也可以是一种选择。
 
两个极端,你比较靠近哪一边?
 
正因为世人已经开始加速理解到这不可避免的趋势,各国社会已经陷入了高度的焦虑状态,不管人们是否清楚这种焦虑的来源。在暗地演化的态势下,人们依据他们各自当下的权力位阶,产生出了不同的意识和对策。对策中,有两个极端方向值得我们注意和参考。
 
这两种极端,是以当下的权力位阶为明显分水岭的。自己感觉在金字塔尖端的1%人士,例如政治领袖、银行金融高层、跨国公司掌权层、科技新贵、超富家庭,倾向于加速全球人类“数字身份”的成形,因为各种数字平台的高速度、高效率、高整合,有利于他们巩固甚至提高其1%的地位。这些人会有一班跟随者,但其总数应该不会超过一个国家人口的10%。换个方式讲,这是一股希望靠着数字身份的普及以保障当下权力(power)的愿望。
 
在这极端的另一端,是一群从来不感觉自己有权力阶梯可爬,或是从价值观上就鄙视“以权为本”的人。不管是出于无奈还是天性,这类人觉得这个世界应该是个善有善报、恶有恶报、种瓜得瓜、种豆得豆、大不能欺小、强不能欺弱的地方。这群人,现在不掌握社会权力,但也都知道,不能被金字塔尖端的1%的人完全掌权。
 
一人一票决定?过时思想啦
 
这一端的人,占绝对的大多数。过去人们以为,在所谓的一人一票民主之下,只要是占绝对大多数,就能左右社会、国家的意志。但那已经是过时的逻辑了。在数字身份的世界中,“意志”这概念会越来越不重要乃至消失,因为一个人、一个社会、一个国家的动线,都是由一点一滴无可消灭的痕迹所推动的,过去的痕迹,就决定了未来;一人一票或可使其放慢速度,但改变不了过去痕迹所堆出的路径。
 
太玄?以蔡政府处境为例
 
听着又好像有点玄?那就来举一个很多人可能不愿意听的例子。比如,刚上任的蔡政府很难找人,因为台湾现在处在一个“凡走过的必挖出痕迹”的价值观和气氛之中。当年大家一起游过历史大河,谁身上没有一点河水的痕迹呢?只有出生在历史大河这边的年轻时代,不用也没有沾过河水,因为他们是在父母的肚子里渡河的。
 
说起来有点好笑和诡异,在真正的数字技术落后于国际的台湾,却又率先的使用“凡发生过的必挖出痕迹”的数字世界精神来检视任何社会决策,或许,这就是所谓“人肉搜索”这句话的幽默所在吧,技术和方法学都落后,但我骑着摩托车也要把你人肉搜索出来。但是,十年二十年之后,今天的年轻时代到时面临“凡发生过的必挖出痕迹”的考验的时候,可就不需要什么人肉搜索了,因为那时候他们已经贡献出自己的痕迹二十年了;只是,到时前来压迫他们的不是不爽他们的人,而是掌握大数据的有权人。
 
你就是你的狗仔
 
数字压迫、数字霸凌就在不远。当下,每个人不但对别人是狗仔,也都是自己对付自己的狗仔;你我口袋里的那一只东西,就是六亲不认的狗仔,它今天的计算能力,已经超过了50年前IBM 公司价值数亿美元的巨型计算机。再五年,它的计算和传讯能力将超过美国二十年前发射的火星探测卫星。
 
你主动贡献痕迹的跨国调制解调器,还有那些任何和IoT物联网有关的机构,到时会反过头来霸凌你。 
 
谁数字霸凌谁?
 
十年后用数字身份霸凌你的人会是谁?你的政府?拜托,你不是美国人,台湾政府的能力到不了那地步。也不会是美国政府和某些超级大国,它们发展航空母舰、洲际飞弹、死光卫星来对杀都还来不及呢,那会把精力浪费在你我这样的无害善良小民。
 
到时霸凌占绝大多数小民的,一定就是现在你主动贡献点点滴滴痕迹的跨国调制解调器,还有那些有能力向它们购买大数据的商业机构,例如银行、超市什么的,或是任何和IoT物联网有关的机构。
 
小民们有没有不被霸凌的方法呢?有的,但小民得及早意识到。凡是作用力必有反作用力,99%小民中间总会出一些怪咖,例如开源技术运动,例如近几年红火的区块链(Block Chain)技术,这些都是“去中心”的蚂蚁雄兵趋势,用以对付将来的大猩猩。
 
不做“科盲”是唯一出路
 
其实,结论只有一个:凡发生过的必留下痕迹,已经是无可逃避的未来,你能做的,只能是尽量防止某方用你发生过的痕迹来霸凌你。跟上开源技术下的去中心概念吧,将来被霸凌得最厉害的一定是“科盲”(科技盲人)。






相关文章
  • 物联网的隐私设计问题

    物联网的隐私设计问题

    2016-09-22 15:34